连花清瘟是检验一个人智商的试金石

佩襄 1329 0

连花清瘟.jpg

世界上有两种药可以医治百病,一种叫多喝热水,一种叫连花清瘟。从2003年的非典(1次),2008年的手足口病(2次),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3次),2020年开始的新冠疫情(4次),连花清瘟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灾难带来的商业机会。

尤其是2020年以来的新冠疫情,身处神坛的连花清瘟出厂销售额已达到百亿之巨。家族企业连花清瘟创始人吴以岭横跨学界、商界、政界,然而归根溯源,吴以岭只做过两份全职工作:河北省中医院心血管内科医生、以岭药业的老板。

他有一长串复杂的名头:河北省中西医结合医药研究院院长、河北医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医络病学学科创立者和学科带头人、中医心血管病专家,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络病分会主任委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学部委员、以岭药业董事长。

1981年,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毕业,吴以岭被分配到河北省中医院心血管内科做医生,一干11年。期间,他研发出了通心络、肌萎灵等方药,迫切希望将其产业化,然而多次寻求外部合作未果。1992年,43岁的老医生吴以岭以10万元下海创业,创立了以岭药业的前身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

据中国知网检索,1992-2003这12年间,吴以岭在一些医疗杂志发表过数篇医学文章,主题为心脑血管疾病和肌无力疾病的防治。期间并未有连花清瘟为代表的的呼吸系统或感冒防治相关研究。

下海之前,吴以岭曾研制出中药“五龙丹”,后改名通心络胶囊,这款治疗冠心病的中药用人参作为君药,加入了全蝎、水蛭、蜈蚣、土鳖虫、蝉蜕五种虫类药。这是吴以岭在河北省中医院工作期间的研究成果。

根据2011年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暗示,让吴以岭掘到第一桶金的并不是卖药,而是医院。招股说明书显示,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旗下附属医院,在2000年,已可以生成4000余万元资本积累,并以此为原始资本改制为此后的以岭药业。

如同大部分中医世家,以岭药业有着家族作业的鲜明特征。至2011年以岭药业上市前,吴氏家族掌控着这家公司超过70%的股份,至2020年底,吴以岭及儿子女儿的合计持股仍约为53%。以岭药业当前市值600亿。

2003年,以岭药业迎来了改变公司历史的机会。这家如今年营业额近90亿的公司,有半壁江山靠着连花清瘟打下。2003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进行临床研究。这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启动防治非典型肺炎药品快速审批通道后,首次批准用于治疗非典的中药。

同月,《上海医药》发表了《河北研制成功可明显抑制SARS病毒的中药胶囊》,对这次研究做了一些补充说明。“河北省以岭医药集团组织科研人员攻关,把原来中药抗流感的科研课题延伸到抗SARS病毒的研究上来”。2004年5月9日,连花清瘟胶囊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药审评,获得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

2004年6月刊发的《中国中医药报》披露了更多细节,“他们昼夜攻关,在短短的15天内完成了连花清瘟胶囊的提取、浓缩、干燥、成型等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的研究工作……从研制到获省药监局批号,再到进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快速审批通道,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这确实是一个奇迹。”

《中国中医药报》还称:在我国最为权威的P3实验室进行抑制SARS病毒研究,发现连花清瘟胶囊可明显抑制SARS病毒。不过,在2011年发布的以岭药业招股说明书中并未有相关记载。在连花清瘟获批的一个月后,“非典”结束,这款日后家喻户晓的神药需要找到新的定位。

机会永远会留给有准备的人。禽流感、手足口病、汶川地震、甲型流感、新冠接踵而来。再加上每年冬季的季节性流感基本盘,连花清瘟形成了一专多能的定位布局。2005年11月,卫生部印发《人禽流感诊疗方案(2005版修订版)》中,除了证明新型抗流感病毒药物达菲更确实对禽流感病毒H5N1和H9N2有抑制作用外,还公布了一些在治疗人禽流感患者过程中可辨证施治的中成药。其中,可用于解表清热类的中成药包括连花清瘟胶囊。

2008年,安徽阜阳发生手足口病疫情,连花清瘟再次出现,宣称对手足口病毒有抑制作用。不过,未查到有相关临床使用该药的文献。

2008年,汶川地震,连花清瘟被列为卫生部应对病毒传染性公共卫生事件的代表中成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在震区灾后疾病防治中应用中医药方法的指导意见》的推荐用药。

2009年之前,连花清瘟的神奇功效大部分停留在政府关系及宣传层面,未能给以岭药业带来明显的财务贡献。2009年甲流期间,连花清瘟胶囊列入卫生部《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推荐用药。

以岭药业招股书生动地记录了莲花清瘟的第一次高光时刻。“下半年由于甲型流感的爆发,连花清瘟胶囊供不应求,公司在开足马力生产的情况下,提取车间仍然不能满足公司生产需要。”

2020年开始的神药传说开始被广为熟知了,连花清瘟开始在各方需求共同作用下成为了国民神药。这其中可能牵涉到中西医粉互殴、海外到底是怎么看这个药的、终南山背书、世卫组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了一个会被企业拿去做公关稿。

2020年,连花清瘟系产品总销售额超过42亿元;2022年3月,以岭药业曾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列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的提示性公告中指出,2021年前三季度,连花清瘟产品实现营业收入33.7亿元。按照平滑营业额统计,2021年四季度和2022年一季度,连花清瘟销售额应超过20亿元。也就是说,2020年春新冠开始后,连花清瘟出厂销售额已超百亿。

以岭药业财报显示,仅2020年,公司销售费用就高达30亿,相当于研发费用总和的五倍。作为一家以公关营销为所长的公司,以岭药业甚至还建造了一座价值7亿的以岭营销大厦。以岭药业拥有着全覆盖的销售体系,销售人员超过1万人,销售网络覆盖城市医院部、零售部、城市社区部和基层城乡部。

2020年,连花清瘟在公立市场的市占率近40%,也就是说,在医院每开出10盒中成药感冒药,就有4盒是连花清瘟。而在消费者自己可以决策的零售店市场,这一比例为10%。

接下来是一道最普通的计算题。经过近期的科普,大家应该知道连花清瘟是给染病者吃的,而没有预防效果。那么新冠至今,中国总感染人数不超过50万人,假设人人都需要吃连花清瘟,每盒药20元,那么每人需要吃多少盒连花清瘟才能吃出100亿。(实际上连花清瘟出厂价远低于20元每盒)

解:100亿÷ 50万÷ 20=1000盒/人。

答:平均每位病人要吃1000盒。

连花清瘟是治新冠肺炎的特效药吗?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多个科研院所、专家团队都开展了中药连花清瘟胶囊防治新冠肺炎的研究,在国际权威期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为连花清瘟防治新冠肺炎提供了确切证据。

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在药理学界主流期刊《药理学研究》发表了《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论文,证实连花清瘟通过抑制病毒复制、抑制宿主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为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应用提供了实验依据。该论文被《药理学研究》评选为2019/2020年度全球优秀论文奖,也是该期刊评选出的全球唯一关于新冠肺炎研究的优秀论文。

2022年3月15日,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明确,处于医学观察期,或临床治疗期(确诊病例)的轻型和普通型病人,推荐服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治疗药物,值得一提的是,上文中并没有提到“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肺炎”,也并没有说连花清瘟可以治愈新冠肺炎。

总之,19年来,这家公司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灾难!就问你服不服?

可以说,连花清瘟是检验一个人智商的试金石。

标签: 冠状病毒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